笑 釣人生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

 

釣魚漫畫超愛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 在台灣、香港、東南亞及北美洲,年過中年的華人,大概都曾是「老夫子」漫畫的忠實讀者。 「老夫子」漫畫的創始人王家禧先生(筆名王澤),從當年三十出頭開始創作「老夫子」,一直到今天 已逾七十歲,畫筆不輟,使得老夫子漫畫歷久彌新,愈醇愈香。      

   

    已移民定居美國的王家禧,熱愛大自然,喜歡過簡單的生活。    在日常生活中,他除了漫畫,最無法忘情的是釣魚。     

    他說,釣魚像有「毒癮」,他常常漫畫畫一半,就丟下畫筆,拿著魚竿、釣具釣魚去。釣了兩個鐘頭,雖然一隻魚也沒上鉤,    可是心裡舒服了,又回家繼續再畫漫畫。

 

筆名無心插柳

    

   為什麼作畫始終不用本名?王家禧說,一九五六年他由天津至香港,在法屬天主教會負責繪聖經,兼辦教會「樂峰報」的編繪工作外,為了賺點外快補貼家用,開始以「萌芽」為筆名,發表「秦先生」(蠢先生的諧音)畫漫畫投到報社。

 

  不久,改以長子「王澤」 為筆名,畫了「老夫子」、「老蕃薯」連環漫畫,原本打算用兩次 就打住的,卻沒想到「老夫子」漫畫大受讀者喜愛,一直用到現在。

    「老夫子」的詼諧、幽默,給了那個嚴肅時代平添許多色彩,大受歡迎, 無心插柳柳成蔭, 王家禧就如此以王澤為筆名,一畫將近四十年。 

 

畫皆有所本    

   

    很多書迷因為好奇漫畫的題材,經常詢問關於漫畫中的點點滴滴,王家禧說,「老夫子」漫畫題材,大部份是生活中所遇到之事,如:有一天,他正好領了一筆稿費,到店裡想買兩條長褲,可是店員一副瞧不起他的樣子。

當時,他二話不說從口袋裡掏出一大把五百元港幣大鈔,店員的態度立刻變得非常客氣。這就是漫畫出現的「狗眼看人」,勢力的店員正趴在地下啃骨頭的畫面。

  

    王家禧的長子王澤,現在也是知名的建築藝術創作者,他和五個弟弟從小看父親漫畫長大,對漫畫中的主、配角,再熟悉不過了,王澤說,「老夫子」漫畫中的人物、動物的確都有所本。 例如,漫畫中與「老夫子」一見面就較勁的趙先生,本來就是父親的好朋友,所以,他們兄弟只要看到「老趙」本尊出現家裡,就忍不住偷笑。

 

    比較勁爆的是,在漫畫中始終追不到手的「陳小姐」,現在則是現實生活中王家禧的「太座」陳玲玲;至於真實生活中的「表妹」,就沒有漫畫中描寫的那麼粗魯了。

 

有子克紹箕裘   

   

   在兒子王澤眼中,父親是天才,是老頑童,曾陪著父親到吉隆坡,親眼目睹讀者對老夫子的熱情,他又有新發現─父親的魅力銳不可當,是真正的英雄!當地的媒體報導,「老夫子是華人的文化資產  」 。    

   

    由於「老夫子」漫畫,題材不受時空的限制、畫風幽默詼諧,除了香港、台灣、中國大陸、東南亞發行「老夫子」漫畫單行本與套裝,市面上還一度出現馬來文、印度文與泰文的「老夫子」漫畫。老夫子的幽默, 已超越文化藩籬。  

   

    長子王澤,覺得將「老夫子」漫畫的生命延續下去,是他的責任。因此,更積極地努力推廣老夫子漫畫的出版、圖像、 卡通、電影、商標等智慧財產權的授權工作。希望父親能開開心心繼續作畫。

 

永遠的老夫子    

   

    一九六四年香港吳興記書報社的總經理吳中興,收集出版王家禧在報章雜誌上發表的「老夫子」漫畫,第一冊六千本兩天內銷售一空。當第二冊發行時,印了一萬二千本,沒想到一天就賣完了。吳中興回憶,當時印「老夫子」漫畫,好像印鈔票一樣。

 

    因此,三十六年來從未間斷出版「老夫子」的吳中興說,現代人喜新厭舊,「老夫子」卻能從一冊港幣六毛錢到現在售二十元(折合台幣八十元左右),仍深受讀者喜愛,「老夫子」與時代共進的腳步,著實令人驚嘆!  (摘錄: 邱秀堂 

 刊於 2000年4月新生報、10月中國時報之文章)